余三勝畫像“回家”記

余三勝

“一家三泰斗,京劇史傳奇”,余三勝是中國京劇的創始人之一,其子余紫云、其孫余叔巖亦是中國京劇史上響當當的人物。這是家鄉人見到的第一幅余三勝畫像,這是一件十分珍貴的文物史料,這是一段值得書寫和傳承的歷史記憶。

余三勝畫像“回家”記

余三勝畫像

京劇大師出深山

1802年,余三勝出生在鄂東羅田縣九資河鎮七娘山村一個普通農家,成年后加入當地東腔戲班唱戲,因嗓音洪亮、戲功扎實、為人厚道,頗有名聲。

民間傳說,當地一財主為阻止其妹與余三勝愛戀關系的發展,在余三勝一次細小的演出失誤上大做文章,威迫戲班將其除名,令其不得在當地演出。無奈之下,余三勝只得背井離鄉外出學藝謀生。他先來到漢口學唱漢調,繼而遠赴天津,加入“群雅軒”。后轉至京城,逐漸成為四大徽班之一的“春臺班”班主,并唱紅帝京。1866年,余三勝因病去世,葬于天津。
余三勝自從離鄉后,再也沒有回過七娘山。傳說中的那個惡財主是否確有其人?余三勝離開故土是否真的與此相關?如今已無從考證。

余三勝畫像“回家”記

青年余三勝

但百余年來,七娘山人一直都沒有忘記那個唱東腔的“三伢子”、唱京戲的“戲狀元”。通過多方尋找,家鄉人終與余家在京的后人取得聯系。

2014年8月,余三勝的第五代孫余光踏上七娘山。在先祖的墓前他焚香祭拜,在先祖的故居前他流連忘返,聽鄉親們講述民間流傳的先祖兒時故事。遺憾的是,余光家中未留下一件先祖的遺物。

七娘山人雖然知道余三勝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同樣沒有人見過任何與大師有關的遺物。意想不到的是,一幅百余年前的余三勝畫像突然回到了家鄉。

清代畫像現京城

幾年前,在京城某媒體工作的羅田籍青年記者王愛田(本人要求用化名),偶然認識了一位老家在沈陽的滿族商人金先生。

也許是先祖有人在朝中當差,金先生家中竟藏有一幅清宮畫師所作的畫像。金先生過去從未聽長輩說過此事,直至搬家清理物品時才在一只木箱中偶然發現此畫,因父親已經去世,畫像的來歷也就不得而知。

一日,王金相聚,閑聊中談到這幅畫像,得知畫中人物為“鄂伶余三盛”,王愛田猛地一怔:這“余三盛”莫不是余三勝?一番交談之后,他決意弄出個究竟。

王愛田的老家離余三勝故居七娘山相距不過一、二十公里,同屬九資河鎮。他從小就聽說過余三勝,一直十分關注家鄉的歷史名人和文化建設。這幾年,縣里通過成立余三勝京劇藝術研究會,創作上演古裝黃梅戲《余三勝軼事》等舉措,打造余三勝品牌,他感到十分欣喜。他知道,家鄉“三余”研究最缺的是歷史資料,如果這幅畫像能夠得到確認,無疑是為家鄉找到了一件寶貝。

余三勝畫像“回家”記

余三勝畫像

利用記者的工作便利,他不斷仔細查閱資料,多方請教相關專家,最終得出結論:畫中人正是余三勝。

畫像有何特點、結論從何而來、題款如何解讀?王愛田依據大量史料先后兩次撰文在《東方收藏》雜志一一作出介紹。

畫中人物身著古代戲裝,右上側篆書題款為:“昭代簫韻南庭外學四品供奉春臺班鄂伶余三盛道光辛丑于寧壽宮”,右下側落款字樣:“辛丑年孟冬于內廷”。畫面上蓋有3枚印章,均呈暗紅色,分別為陽文“黃均”、陰文“榖原”和葫蘆形陽文“香疇”。

黃均(1775—1850),字榖原,號香疇,又號墨華居士,江蘇蘇州人。道光時供奉內廷,畫山水、花卉、梅竹,入手能通其妙。道光辛丑年應為道光21年(1841年),余三勝時年39歲。由此可知,該畫應為1841年黃均所作。

“內庭”,乾隆時為管理宮庭藝人而專設的機構,時稱“南府”,因藝人中大部分為內宮太監,也有少數被征用的民間藝人,后來民間藝人逐漸增多,總數在700人以上,為加以區別,內宮太監稱為“內學”,民間藝人則稱“外學”。余三勝非太監之身,自屬“外學”之列。

“四品供奉”,顯然是朝廷規制的一種經濟待遇,這一待遇恰與《羅田縣志》中所載余三勝由于演藝高超,“被朝廷授予四品供奉職銜”的記述相符合。“寧壽宮”,清廷為演出整本大戲,特意在熱河行宮、寧壽宮、頤和園分別建造了三個大型戲臺,寧壽宮現處故宮博物院內。三個戲臺至今仍在“春臺班”,乾隆八十壽辰之際,陸續進京演出并立足的四大徽班之一。史載余三勝曾任班主。

“鄂伶余三盛”,實為“鄂伶余三勝”,余三勝祖籍湖北羅田,家譜記載,其譜名開龍(開字輩),字啟云。也許是“勝”“盛”讀音相近,有人誤寫而本人也未強求糾正之緣故,“三勝”“三盛”之名當年就同時在一些文章中出現過,此畫同樣稱之為“三盛”,既非唯一,也非首例,不足為怪。而當時在京頗有名望之“余姓鄂伶”除三勝外,別無他人,王文據此斷定畫中“鄂人余三盛”無疑就是羅田余三勝。

“昭代簫韶”,乃清代一部傳奇劇目之名,是乾隆年間宮廷上演的一部大戲,但并不常演,“或僅取其中零星偶作演出”。全劇共240回,主要取材于《楊家將演義》,編撰王廷章,乾隆原刻本《古本戲曲叢刊》至今仍在流傳。至于畫家作此畫之目的,王文推測,此像應為余三勝演出《四郎探母》時的舞臺畫像。也許是用作廣告宣傳,畫家應畫像主人或戲班邀請而作。

通過上述解讀,筆者聯想到兩件事:

一是上世紀80年代,為弄清余三勝究竟是鄂人還是皖人,武漢兩位專家三下羅田,幾經周折,終為羅田找回余三勝,使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所載“一說安徽懷寧人”之說不再成立(詳見沈虹光《三下羅田》一文)。其時這幅畫像如已發現,兩位老先生的論證無疑會更加順利。

二是家鄉人一直傳說余三勝當年曾多次進宮為皇上演戲,并得到皇帝贊賞,封為“戲狀元”。從此像及相關資料可以斷言,余三勝在“寧壽宮”唱戲一定無假,戲唱得好也應無疑,否則,這“四品供奉”從何而來?

余三勝畫像“回家”記

余三勝故居

“狀元”回鄉勵后人

2013年暑期的一天,王愛田給我打電話,了解余三勝研究會的工作進展情況,并告知這幅畫像的來歷。

自此,我一直想找機會親眼目睹這幅畫像。2015年底,我去北京出差,王愛田終將畫像從金先生家中借出,遂得如愿。當晚,我們一邊觀賞,一邊拍照,反復商量怎樣將這幅畫請回老家。

今年兩會前夕,王愛田告訴我,經與金先生反復溝通,同意將畫像由其帶到羅田展出。

大師畫像回鄉展出,縣博物館共接待觀眾2千余人。3月9日,我們帶著畫像直上七娘山。4位鄉親像抬轎子一樣將畫像迎入余三勝紀念館內,安放于正面墻壁之上。一路敲鑼打鼓,鞭炮齊鳴,猶如迎親一般迎接著這位200年前的先賢回家。

鄉親們第一次親眼目睹此像,十分激動,73歲的周遠懿老人和他的幾個搭檔還現場唱起了一段東腔戲。

當天下午,戲迷、鄉村文化人與縣鄉領導齊聚九資河三勝戲樓,圍繞如何擦亮三勝名片、弘揚三勝精神、抓好東腔戲傳承、推動京劇進校園等話題展開討論。

大地坳村婦女朱艷巧在外打工十多年后,回鄉組織了一支社區文藝宣傳隊,她說:“小時候聽過東腔戲,也聽說過‘戲狀元’的故事,但不知東腔戲的歷史這么悠久,也不知余三勝一家祖孫三代對京劇有這么大的貢獻。作為京劇鼻祖的家鄉人,我們義不容辭地要當好‘非遺’和‘國粹’的傳承人。不僅自己要帶頭學習傳唱東腔戲和京劇,還要培養更多的戲迷。”
鎮中心學校負責人葉江林表示,要結合學校音樂課教學,把“東腔戲”“京劇”請進校園,著力培養一批非遺傳人。

當年余三勝遠別七娘山,再也沒有踏上故土,如今,他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回到家鄉,帶給家鄉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(文/童偉民 家譜國際編輯)

家譜國際聯系人微信:478830465
聲明:轉載請注明來源家譜國際官網

湖北11选5